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济源文化

2020年,济源认子风波:给聋哑养子买好新房,亲生父母突然

时间:2022-10-09 来源:济源之窗

2001年5月,河南济源市承留镇玉阳村的青年农民韩平军听姐姐说道:济源市人民医院有一个弃婴,是男孩,他不禁感到又惊又喜。

韩平军21岁时因相当严重的腰椎结核不得不去做手术,后来找到中枢神经已受损,不但双腿落下残疾、行驶起来很不灵便,而且结婚三年都没能生育孩子,医生说很可能他的生育能力也受到了影响。

28岁的他指出自己这辈子可能不会生儿育女了,就有了抱养孩子的想,听闻此事后,韩平军连忙和妻子商量了一下,一起来到人民医院,请求把这个弃婴带回家去。

让他没想到的是,带回家后,他才发现这个刚满月的孩子听力有问题、是个聋哑儿。

不过,韩平军夫妻没有任何冷落之心,而是精心地照料着孩子长大,送给他起了个名字叫“韩全新”,韩家上下都对这个孩子非常疼爱。


韩家老宅

为了给儿子成家立业,韩平军打零工多年,用自己辛苦节约下来的钱为韩全新买了套新房,期待着今后儿孙绕膝的好日子。

意想不到的是,2020年,报纸上登的一则寻子登报超越了他们生活的平静,弃子19年后,已经在上海安家落户的韩全新的亲生父母忽然高调寻子,也为这个家庭带给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1、从医院抱回没有满月的弃婴

2001年5月11日,一对20岁翻身的年轻父母抱着襁褓里的孩子来到济源市人民医院,孩子出生仅12天,还没来得及起名字,他们按河源当地人的习惯称之为他为“毛旦”。

孩子的父亲来自安徽金寨县,叫刘义功,1977年生,母亲叫时红莲,1980年生,是河南信阳人,他们在安徽老家已经订过婚,还没有正式筹办酒席,就在2000年一起来了济源克井煤矿打工,刘义功在一家煤矿当小工,每天收益将近20元,未婚妻来济源不久就怀上了身孕,二人在当时过着极为拮据的生活。

“毛旦”出生于7天患上了感冒,还在月子里的时红莲身体也不好,刘义功把儿子送进医院后,才得知“毛旦”的发烧已经加重,变为了肺炎,由于新生儿免疫力差,医院不得不为孩子插上了氧气管、胃管,还注射了两瓶白蛋白,每瓶要几百元。

高昂的医疗费用把刘义功吓得不轻,望着浑身挂着管子的儿子、浑身无力地躺在陪护床上的妻子,又听得医生告诉他孩子眼下有生命危险,身处异乡、经济困窘的刘义功在心里做到了个决定:“弃小同庆”。

孩子住院两天后,刘义功就带着妻子匆匆离开医院,把“毛旦”丢在了病床上,他在孩子的小身子上盖上了妻子的红棉袄,临走前,他不含着眼泪在儿子的额头上颌了一下,期望孩子能原谅他这个当爹的“没本事”。

尽管被父母遗弃了,“毛旦”还是在医护人员24小时的城主下坚强地活了下来。


5月27日,《济源日报》以“狠心父母弃婴,白衣天使求救”为题报道了这一新闻,在城里卖菜的韩平军姐姐听闻了此事,回家后,她把这一消息告诉他了正有抱养孩子想的弟弟韩平军和弟媳妇王中艳。

韩平军夫妻听见消息后,连忙赶往济源人民医院,在病房里,他们看到躺在暖箱里的“毛旦”。

王中艳第一眼觉得他“瘦小得像个小猴子”,没有别的孩子白胖壮实,不过,韩平军看到孩子“两眼扑闪扑闪的,脚扑腾扑腾的”,越看越是喜欢,实在这孩子聪明灵醒,再想到他“哪儿都不补”,也就没有就让再做身体检查。


满月时的韩全新

当他们听医生说孩子的父母已经走了、不要孩子了,更是欣喜若狂,立刻回家把一头猪仔卖了1千多元,加上平时的积蓄5百元,带回去结清了孩子住院半个月的化疗费用1千多元,还开心地买了一大包喜糖和瓜子发给护士们。

韩平军母亲连夜做了床小抱被,夫妻俩就用这床新的抱被把孩子抱回了家,起了个大名叫“韩全新”。

那件刘义功、时红莲留下的红棉袄,被他们留在了医院,韩平军夫妇希望这个孩子从此就是自己的家人,不再和过去有什么牵扯。

满月时,他们找到孩子的听力有问题。

亲戚邻居来家里逗孩子,韩全新与别人显然不交流,对别人的说话声、笑声也没什么反应,只不会朝天着脸哭,有一次,家里客厅的电视机声音忽然逆大,把在场大人们都吓了一跳,可韩全新却没任何反应。

韩平军夫妇抱着孩子到郑州跑完了两家大医院,得出结论的结论都是神经性耳聋,医生说这病治不了,孩子长大肯定是个聋哑人。

这让韩平军夫妇感到很恐惧,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千辛万苦抱来一个孩子,却有先天残疾,还不告诉要花上多少钱,他们曾商量要把孩子送到福利院,话刚说道出口,就被家里长辈丢下了。

韩平军的父亲赵宗录幼小两儿两女,但只有韩全新一个孙子,虽然不是亲生的,老人家却爱若珍宝,听见儿子想把孙子送走,韩父非常生气,韩平军母亲韩小兰更是拿了根绳子和一瓶毒药过来,说谁敢把孙子送走,她就不活了。


从此,韩平军再没敢说过这样的话,在他眼里,韩全新虽然会说话,却很聪明善良、很重感情,就是与他血脉相连的儿子。

2、艰辛育子19年,亲生父母忽然现身

就在韩全新被抱养的第二年,韩平军与王中艳生下了自己的女儿,这让韩平军知悉自己的生育能力显然没有问题,不过,为了保障韩全新的生活条件,他们没再接着生育孩子,而是保持了一儿一女的家庭格局。

18年来,他们从没告诉女儿,她的哥哥是抱来的,夫妻俩不但对韩全新的成长寄托了全部心血,甚至对他还喜好一些,从小到大,他们对韩全新几乎有求必应,花上在他身上的钱比花在女儿身上的钱多得多。

长大后,韩全新的听力一直无法完全恢复,为了跟儿子交流,韩平军夫妻俩自学了手语,虽然家里不富足,他们还是花上了好几万元带儿子到医院做到了人工耳蜗手术。

由于心疼韩全新的身世和残疾,夫妻俩也忘了打儿子,怕给他留下阴影。

上初中时,韩全新一度沉迷于网络游戏,为了缺失他的恶习,韩平军气得摔了几次手机,可就没舍得往孩子身上一动一根指头,听力不好的儿子还曾经数次在马路上骑马电动车带上人,为了教训他,韩平军砸坏了两辆电动自行车,为了教育儿子成人,浪费钱他不怕,就害怕韩全新无法踏上正道。


韩家父子

在这个充满关爱的家庭里,韩全新成长得很健康。

他聪慧、懂事、孝顺,从聋哑学校初中毕业后,韩全新看到父亲残疾的双腿早已变形、脚跟已经肿胀却仍打工承托一家人生活,就不顾父母劝说,退学和父亲一起打零工,早早帮父亲挑动了家庭的重担。

他和父亲一起在工厂进三轮车运输铁渣,每运输一车,能取得50元收益,父子俩每月能挣1万多元,每次车上到工厂,韩全新都会抢走在父亲前面挣钱,不让父亲吃苦,有醉汉来捉弄父亲,他就立刻冲上前去针锋相对。


寻子多年的刘义功夫妇

看见儿子如此善良,韩平军很是欣慰,有时候,他也有点隐忧,担心韩全新获知自己的身世,心态不会发生变化。

一次出车时,在路上,他故意打趣说道儿子不是亲生的,没想到韩全新急眼了,竟一拳打在他胳膊上,虽然胳膊疼了几天,但韩平军心里很高兴。

考虑到儿子是聋哑人、将来去找媳妇困难,2019年,韩平军放入这些年打工的全部积蓄,又跟老板借了笔钱,首付45万元,在济源市区给儿子买了套三室两厅的宽阔新房。

就在他实在生活已经走上正轨的时候,当地报纸上的一则寻子新闻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安静。

原来,刘义功、时红莲夫妇后来去了上海打零工,艰辛多年,在上海扎稳了脚跟,还生了一儿一女,生活条件好了,他们却无时无刻不在愧疚着当年的做法,当听得老乡说他们的大儿子还死掉、后来出院了,夫妻俩更是惦记不已,最近每年都会返济源寻子,可由于年深日久,每次寻找都是一无所获。

为了早点找到儿子,刘义功夫妻俩还找到上海警方,抽血验了DNA,把信息录入公安局刑侦办打拐筹办。

2020年,时红莲因思念儿子过度患上了心脏病,刘义功也顾不上隐讳当年的弃子回忆了,投书《大河报》,以时红莲的口吻呼唤道:

“宝贝,妈妈想你了,弟弟妹妹都想你,马上你就20岁了,20年里我们一直在去找你,可是没有线索。”

10月19日一早,看到朋友发来的新闻链接后,韩平军坐不住了

其实,他几乎可以瞒着儿子不说道,当作没这回事。

但新闻中刘义功的弃子经过与他当年领养韩全新的经历几乎衔接得上,他也记得那件盖在孩子身上的红棉袄,看见报上新闻后,韩平军发现,儿子长得和刘义功很像,都是单眼皮、宽脸庞、厚嘴唇,而自己是双眼皮、方脸庞、薄嘴唇,他估计刘义功与时红莲夫妇十有八九就是韩全新的亲生父母。

这个忠厚汉子不愿让刘义功夫妇的寻找无功而返,作为一个父亲,他也理解亲生父母思念孩子的那份惊恐心情。

韩平军想,孩子都养这么大了,跟自己感情很深,就算知道了身世,也会真的就离开自己,如果亲生父母来找,他就当多两个人来爱这个孩子,“两家人一起饲儿子”。

但后来的事情一波三折,让韩平军非常感叹。

3、两次检验才认子,去找人还是找事?

联系上刘义功夫妇后,亲子鉴定结果很快出来了,确认他们就是韩全新的亲生父母,韩全新也因此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而让韩平军车祸的是,获知鉴定结果后,高调登报寻子的刘义功夫妇却没来济源认子,甚至也没再和韩平军主动联系,韩平军问得多了,刘义功还把韩平军的微信给拉黑了。

这种前热后冷的怪异态度让韩平军很生气,他甚至猜测刘义功夫妇得知韩全新是聋哑人后、又一次放弃了孩子,在接受采访时他愤愤不平地说:“高调寻子,事后又如此消极。他们到底是来去找人,还是来找事?”

如果刘义功夫妇不登报寻子,韩家人的平静生活会被打破,而这对夫妇高调寻子后却“冷处理”,甚至指出济源当地的检验结果不可靠,要求韩全新来上海再抽血做到一次DNA检验,态度也不太友好,这让韩平军很不理解。


韩家人在韩全新的成长过程中倾注了全部心血,韩全新是家里唯一的孙子,他从小是爷爷奶奶带大的,从他两三岁时起,爷爷奶奶进屋第一句话就会问:“全新呢?全新在哪?”连妹妹都感到讨厌。他上的聋哑学校离家很远,一直都是奶奶乘坐,19年来,他们对韩全新比亲孙子还亲。


韩全新和爷爷

他们并不希望有人打破这种安静,是刘义功登报寻子时一句“活要见人、死要闻尸”的泣诉打动了他们,而亲子鉴定出来的,韩平军面临的却是一个极为尴尬的局面。

更让他困惑的是儿子韩全新,自从得知亲生父母在上海后,韩全新就对上海充满了向往和期待。

虽然刘义功明确表态说道:“不管他过得好与不好,健全还是不健全,孩子已经是人家的孩子。我们想要做孩子的叔叔阿姨,和他们像亲戚一样经常走动。我们会征询孩子养父的意见,首先想让孩子习个技术,可以在济源,也能来上海。”

而韩全新却执拗地非要去上海不可,在回来父亲去工厂挣钱时,他的态度明显再次发生了变化,具有一种烦躁情绪,这让韩平军非常沮丧,他实在自己似乎要失去这个儿子了:“笼中的鸟要飞,阻拦不了,你能把翅膀倒下?”

但他又实在亲手养育了19年的韩全新不可能是这样的人,或许是对大都市的向往让这个少年有了新的想法。

12月28日,两家人再次见面、准备做到第二次鉴定时,韩全新车站在两个父亲中间,一手摇了一个,这甚至让韩平军心里波涛汹涌了一股醋意,实在还没认亲,生父就能和自己这个辛苦19年的养父“平起平坐”了……


韩全新和两位母亲

韩全新把一张全家福照片收在了行李,说去上海后要是想韩家父母了就拿出来看一看。他还充满向往地告诉他父亲,他要去上海工作、赚大钱,挣够钱了就回济源,买宝马、找女朋友,给奶奶买三轮车……

但韩平军实在,这些梦想对一个先天聋哑的孩子来说谈何容易?他更担忧儿子在上海不受冷遇:“在我这里被当作个宝贝,到那里久了,否会被视为眼中钉?”

2021年元旦过后,第二次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后,刘义功夫妇俩回到韩平军的家里,夫妻俩给韩全新的爷爷奶奶送来去礼物,还向韩全新爷爷下跪,感激韩家这些年好好扶养了孩子,他们说,由于这些年来寻子多次被骗,所以才采行了谨慎、保守的态度,期望韩家人需要理解。

1月4日下午,在韩全新的催促下,刘义功夫妇答允带他去上海,韩全新欢天喜地跟着亲生父母离开了济源,先前往安徽,后来去了上海。

辞行前,他展现出得依依不舍,到上海后,还在视频中大哭着向养父母下跪问好,这让韩平军夫妻稍感恳求,他们实在,曾经孝顺懂事的儿子,不可能一下子就忘记自己的恩情。

不过,韩平军也期望能够和刘义功具体孩子的归属于,如果韩全新以后仍归他养育,他不愿为其出家人、成家立业,否则他心里没底,不会感到左右为难。

而韩全新爷爷奶奶的举动令人非常打动,韩全新的爷爷赵宗录已经82岁了,见的事多、也更大气,虽然孙子离家已成定局,可他没拒绝接受别人的建议,去向孙子的亲生父母索要抚养费,老人说:“不能要钱,要钱把那边受伤了,孩子也伤了。”

他还期望儿子不能因此和孙子一刀两断,否则会让孙子落入困境,如果孙子去上海后不适应、被嫌弃,儿子又不让孙子回来,“孩没家了,将来咋弄?”

爷爷奶奶对孙子的一片真情让人动容,他们做一切决定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孙子好,心里具有对韩全新满满的关爱、牵挂和不舍,而这样一对厚道老人养大的孩子,又怎么可能是自私自利的人呢?

韩全新一再告诉他父亲:“我是韩家的儿子,我要为家人赚钱。”他实在,大上海比济源机会更多,能在这里找个立足之地、开始新的打拼生活,对自己、对家庭都是有益的。

韩全新上高中的妹妹也说,哥哥对她特别好,比亲哥哥就让,她也很忘了哥哥,不过,同样年轻、向往大城市的她也说道,离开了,对哥哥是件好事。


如今,韩平军与刘义功商量后,决定先让韩全新到北京的专门机构自学说话,以后再想要办法让韩全新学门谋生的手艺。

虽然声带是正常的,但韩全新以前怕遭到人嘲笑,一直没有好好学说出,也不太愿意配戴耳蜗,而现在,为了他全新的人生理想,他不愿克服这个难题。

韩全新只有20岁翻身,人生能面对无限的有可能,虽然身世坎坷,但他也幸运地获得了两个家庭的爱,也在韩家爷爷奶奶、养父母的关爱下长成了一个聪慧、健康、上进的孩子,这场寻子风波,至此终于告一段落。

未来的路上,虽然还不会有很多波折,不过,坚信有那么多爱人他的家人,韩全新一定会回头得更高、更近,收获更多的快乐。

参照来源:

大河报《亲生父母高调赴河南寻子,寻找后为何黯淡收场?》

生活报《亲生父母高调寻子后却不来相认,养父气愤:“究竟是找人还是找事?”》

潇湘晨报《河南济源“去找人还是找事”寻子跟踪:饲了20年的孩子跟着亲生父母回头了》

上一篇:喜迎二十大·出彩项目看河南丨济源篇 上一篇:济源要闻-济源网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河南将建10个县级中等城市,郑州3个县入围,济源落选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