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济源汽车

继打政府秘书长耳光被举报后,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又遭实名举报_媒体_澎湃新闻-The Paper

时间:2021-01-24 来源:济源之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8日下午,河南省济源市检察院月干警李安林同样发帖检举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李安林在检举中说,“张战伟涉嫌违法拔擢因涉嫌违法犯罪人杜中联,后者在一起拆迁过程中将被害人李平贵致死。”18日晚,新的时报记者与李安林取得联系,他向记者还原成了检举的前后过程,杜中联则拒绝接受专访对此此事。

因拆违引发的一起“命案”李安林开具的工作证件 本文照片均由受访者供图

1月16日,河南济源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的妻子、微博用户“济源市尚娟”发文实名检举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尚娟在检举文章中说道,2020年11月11日早晨,翟伟栋与其他市领导在机关餐厅角落里吃早餐时,被张战伟掌掴。由于牵涉到官场特权和暴力问题,此事引发外界舆论广泛注目。18日上午,新的时报记者从河南省纪委热线了解到,此前已收到该问题反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8日下午,河南省济源市检察院正式干警李安林同样发帖检举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李安林在举报中说道,“张战伟涉嫌违法提拔涉嫌违法犯罪人杜中联,后者在一起拆迁过程中将被害人李平贵致死。”18日晚,新时报记者与李安林取得联系,他向记者还原了举报的前后过程,杜中联则拒绝接受采访对此此事。

李安林开具的工作证件 本文照片均由受访者供图

举报人李安林今年45岁,为河南省济源市人民检察院月干警,系济源市承留镇征地中死者李平贵侄儿。李安林向新的时报记者获取了一份详尽的检举材料,并向记者讲述命案发生的大致经过。根据李安林的描写,“2019年11月30日,济源市承留镇镇长杜中联将济源市泊心山居上报成违章建筑别墅,动用二百余人(不含国土、城管、公安等多个部门)将泊心山居强拆。当时房顶车站着被害人李平贵,一手拿刀,一手拿毒药瓶,称如果强拆,就喝毒药,以死相拼成。现场人员不顾及被害人情绪,仍然继续组织人搬运东西,并让挖掘机开进现场,准备拆迁。同时,特警队员从房后偷偷爬上房顶,向李平贵扑过来,李平贵看见后拿走口袋里的敌敌畏,拧开盖子刚喝了一口,特警队员就上去将其按倒在房顶上,紧跟着的八九个特警队员一拥而上,将李平贵抬下房顶。最终,李平贵送到医院的途中丧生。”

在李安林的检举材料中,有一个最重要疑点:李平贵死因究竟是什么?按照李安林的众说纷纭,“李平贵喝了敌敌畏后,被人抬下房顶到老槐树门口,平常两分钟不到的路程,竟然用了将近二十分钟后才被送上救护车。“李安林说道,由于对死因有所怀疑,死者丧生当晚,家属要求看遗体,被济源市公安局拒绝,直到十余天后,家属才得以看到遗体。根据李安林的叙述,“家属发现死者李平贵的脸上、额头上有拇指大小的洞,脖子处有明显的伤痕,嘴里和鼻子里有血,两腿有擦破皮伤痕,阴囊肿大,呈现红色,外穿裤子上仅有是脚印。”

不过,根据2020年3月16日济源市公安局王屋分局开具的《检验意见书》中写道:“我局聘请有关人员,对李平贵的尸体进行了尸检检验,鉴定意见是李平贵丧生原因为有机磷中毒。”对于公安部门的验尸报告,李平贵家属未予接纳。“我们为了确保验尸公平公正,一开始就拒绝找一家外地鉴定机构展开验尸,但被相关部门上诉。2019年12月24日,济源市公安局擅自下达一份解剖学尸体通知书,次日擅自解剖学尸体。”李安林指出,虽然我国法律在刑事诉讼法中(第一百二十九条)明确规定,对于死因未知的尸体,公安机关有权要求强迫解剖,并且通知死者家属到场。但是,济源市公安局在没立案,和家属没到场的情况下,也搬出刑诉法第一百二十九条规定强制尸检,似乎是滥用权力,已经相当严重违法甚至有可能包含滥用职权罪。济源市公安局开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

举报人李安林今年45岁,为河南省济源市人民检察院正式干警,系由济源市承留镇拆迁中死者李平贵侄儿。李安林向新的时报记者提供了一份详尽的举报材料,并向记者描写命案发生的大致经过。根据李安林的描写,“2019年11月30日,济源市承留镇乡长杜中联将济源市泊心山居请示成违建别墅,动用二百余人(含国土、城管、公安等多个部门)将泊心山居拆迁。当时房顶站着被害人李平贵,一手拿刀,一手拿毒药瓶,称如果拆迁,就喝毒药,以死相拼成。现场人员不顾及被害人情绪,仍然之后组织人搬运东西,并让挖掘机开进现场,准备拆迁。同时,特警队员从房后偷偷爬上房顶,向李平贵扑过来,李平贵看到后拿出口袋里的敌敌畏,拧开盖子刚喝了一口,特警队员就上去将其按倒在房顶上,紧跟着的八九个特警队员一拥而上,将李平贵抬下房顶。最终,李平贵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在李安林的举报材料中,有一个最重要疑点:李平贵死因究竟是什么?按照李安林的说法,“李平贵喝了敌敌畏后,被人抬下房顶到老槐树门口,平时两分钟将近的路程,竟然用了将近二十分钟后才被送上救护车。“李安林说,由于对死因有所怀疑,死者死亡当晚,家属要求看遗体,被济源市公安局拒绝接受,直到十余天后,家属才以求看见遗体。根据李安林的描述,“家属找到死者李平贵的脸上、额头上有拇指大小的洞,脖子处有显著的伤痕,嘴里和鼻子里有血,两腿有擦破皮伤痕,阴囊肿大,呈现出红色,外穿着裤子上仅有是脚印。”不过,根据2020年3月16日济源市公安局王屋分局开具的《鉴定意见书》中写到:“我局聘请有关人员,对李平贵的尸体展开了验尸检验,检验意见是李平贵丧生原因为有机磷中毒。”对于公安部门的尸检报告,李平贵家属不予接纳。“我们为了确保验尸公平公正,一开始就拒绝去找一家外地鉴定机构进行验尸,但被相关部门上诉。2019年12月24日,济源市公安局擅自发布命令一份解剖尸体通知书,次日擅自解剖学尸体。”李安林认为,虽然我国法律在刑事诉讼法中(第一百二十九条)明确规定,对于死因不明的尸体,公安机关有权决定强迫解剖,并且通报死者家属到场。但是,济源市公安局在没立案,和家属没到场的情况下,也搬离刑诉法第一百二十九条规定强制尸检,似乎是滥用权力,已经相当严重违法甚至可能构成滥用职权罪。

济源市公安局开具的《检验意见通知书》

 济源市公安局出具的《尸体解剖通知书》

济源市公安局开具的《尸体解剖通知书》


之后,李安林明确提出了新的鉴定申请人,2020年4月1日,济源市公安局以“不符合重新鉴定情形为由”,最终开具了不予新的检验的告知书。

被牵涉进举报信的“市委书记”

李安林告诉新的时报记者,自从2020年1月起,他及其父亲李平顺就开始向济源市纪委、河南省信访局、省纪委、省人民检察院等多个机构递交发帖举报材料,截至目前均仍未相关单位受理。记者发现,在2020年7月31日济源市承留镇人民政府出局的一份《网上信访处置意见书中》,大致叙述了当时事情的经过。《意见书》中写到,“牵头执法组到达执法人员现场后,发现李平贵站在准备拆毁的违建房顶,手执砍刀及小喇叭,随意大声谩骂工作人员,存在很大安全隐患并严重妨碍正常执法人员……在说服过程中,该男子突然拿出口袋中疑为农药的绿色瓶子开始服用,与此同时,隐密在周围的数名特警立即将其制服并夺去其手中的塑料瓶。将其抬下来后,现场医护人员立刻采取临时救治措施并将其送到市中医院,经抢救无效丧生。”此外,根据信访人李平顺反映拆迁、致其弟弟李平贵丧生一事,该《意见书》中也写道,“目前我镇正大力做好各项应对工作,已经正式成立由书记为组组长的善后工作小组,及时做好家属亲戚安抚工作。另一方面,积极与市公安局沟通,查明死因及真相。二是做好舆论引导工作,尽可能将影响降到低于。”

新的时报记者了解到,泊心山居为济源市泊心山居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在2015年开发,地址位于济源市承留镇孤树村,曾被济源市教育局选为首批“中小学生研学实践中教育基地”之一。在《意见书》中还写道,泊心山居在2019年9月被政府相关部门认定为违建别墅项目,必须拆毁。新的时报记者梳理发现,在李安林的众多举报材料中,有涉及时任济源市承留镇镇长杜中联的举报内容,但跟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其实并无多少关联。那么,这次他为何突然在网上实名公开发表举报张战伟呢?

“实际上我的举报比尚娟早很多。这次看到尚娟实名举报后,我显然想借着这个机会,让自己的检举也能引起外界重视。“李安林表示,他举报张战伟主要是指对方涉嫌违规提拔干部杜中联。“杜中联在时任镇长期间组织的这次强拆并致人死亡,市委书记不但没有对涉及当事人进行任何处置,杜中联反而由乡长升为承留县书记,这严重违背了中国共产党任用甄选条例。”

18日晚,新时报记者电话杜中联的电话,对方在接听后获知记者专访催促,迅速挂断电话,之后再无任何回应。对于李安林发帖检举一事,新时报记者将持续注目。

新时报记者:郭吉刚

之后,李安林明确提出了重新鉴定申请人,2020年4月1日,济源市公安局以“不符合新的检验情形为由”,最终开具了未予重新检验的告知书。李安林告诉新的时报记者,自从2020年1月起,他及其父亲李平顺就开始向济源市纪委、河南省信访局、省纪委、省人民检察院等多个机构提交发帖举报材料,截至目前均仍未涉及单位法院。记者找到,在2020年7月31日济源市承留镇人民政府出局的一份《网上信访处置意见书中》,大致描述了当时事情的经过。《意见书》中写道,“牵头执法人员组到达执法现场后,发现李平贵站在准备拆毁的违建房覆以,手持砍刀及小喇叭,随意大声辱骂工作人员,存在很大安全隐患并相当严重妨碍正常执法人员……在劝说过程中,该男子忽然拿走口袋中疑似农药的绿色瓶子开始服用,与此同时,隐密在周围的数名特警立即将其制服并夺去其手中的塑料瓶。将其抬下来后,现场医护人员立刻采取临时救治措施并将其送往市中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此外,根据信访人李平顺体现拆迁、致其弟弟李平贵死亡一事,该《意见书》中也写到,“目前我镇正大力做好各项应付工作,已经正式成立由书记为组长的善后工作小组,及时作好家属亲戚安抚工作。另一方面,大力与市公安局沟通,查明死因及真相。二是作好舆论引导工作,尽可能将影响降到最低。”新的时报记者了解到,泊心山居为济源市泊心山居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在2015年开发,地址位于济源市承留镇孤树村,曾被济源市教育局选为首批“中小学生研学实践中教育基地”之一。在《意见书》中还写到,泊心山居在2019年9月被政府涉及部门确认为违建别墅项目,必须拆除。新的时报记者梳理找到,在李安林的众多检举材料中,有涉及时任济源市承留镇乡长杜中联的举报内容,但跟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其实并无多少关联。那么,这次他为何突然在网上发帖公开举报张战伟呢?“实际上我的举报比尚娟早很多。这次看到尚娟发帖举报后,我显然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让自己的举报也能引起外界推崇。“李安林表示,他检举张战伟主要是指对方因涉嫌违规提拔干部杜中联。“杜中联在时任镇长期间组织的这次拆迁并致人丧生,市委书记不但没对涉及当事人进行任何处理,杜中联反而由乡长升任承留镇书记,这相当严重违背了中国共产党举荐选拔条例。”18日晚,新的时报记者拨打杜中联的电话,对方在接听后得知记者专访请求,很快挂断电话,之后再无任何回应。对于李安林实名检举一事,新的时报记者将持续注目。新的时报记者:郭吉刚

上一篇: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 工作作风问题也需查清楚 上一篇:济源市委书记掌掴后:举报者单位曾专门开会 要求员工不得传播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河南!下一场大面积降雨!雨水春节假期分布在河南下列地区

图文欣赏